ID:Redspy QQ:50031 Birthday:March . 7 Location:ShenZhen , China Other Space:pocophotoshoppicasawebflickr .

Scan The QR Code Above to Add Me on WeChat .

View Mode: Normal | Article List

kohtao01

很久很久以前。。。

B:要不我们明年试试Similan?
A:行呀。这次你来定行程。
B:好呀。。。

过了很久很久。。。

A:今年不是Similan么?行程呢?
B:要不今年老子们整把大的?
A:怎么个大发?有什么计划?
B:找个假期来个连环潜,直接潜疯他MMMP的~~~51怎样?9天年假换14天?老子们船宿,老子们一天4潜起,老子们夜啤酒Everyday。。。
A:可以,行程呢?
B:好,周末弄。

又过了很久很久。。。

A:到底弄不弄哟,再过两个月51了,行程呢?
B:要不咱们把机票买了先,一头一尾买起,中间的从长计议。
A:好呀。

出发前一个月。。。

A:下月就要出发了,再不做行程恐怕就只有曼谷深度游了哟~
B:要不实在不行还是你来。。
A:。。。。

说真的,我不想说上面这B究竟是谁了,这厮最终在离出发不到20天时给出了一份极其粗糙的行程,我怀疑他的内容完全有侮辱.docx这个扩展名,直接是.txt即可。所有有用信息基本没有,人家是深入浅出,他是浅入不出,根本获取不到关键信息,什么潜店信息,潜点介绍什么都没有就算了,船宿哪登船都不知道。

好吧,还是我来。当时离出发不到15天。
潜店联系好了,路线商量好了,时间商量好了,突然查到一个爆炸性消息,Similan每年5月由于季风原因关闭,我们经历过飓风,海面起风浪大,海底就很浑浊,5月关闭其实4月就开始刮风了,我们刚好4月底过去。我们就还正在犹豫要不要以身试法的时候印尼地震了并引发海啸,整个印度洋到泰国湾都受牵连,当天晚上Phuket机场关闭。。。

不过话说回来,这B这次出行后有了相当杰出和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无论是将功补罪还是戴罪立功都表现的淋漓尽致,因为以前我们每次出行都有专门的外交官,全程负责沟通洽谈业务,这次跑野的,这沉重的担子就下放了,该B为期17天外交任务全程冲在最前面。沟通场景跨度之大可圈可点,上至警察局下至烧烤摊子。但最精彩的案例还是“手表失窃”事件,全方位案例描述,心路历程剖析,表情丰富情绪复杂,受到了国际友人高度肯定,在团队内也形成了良好的口碑,至于这个事件最终以悲剧收场,所以在这里也就不复述了,以免勾起心伤(太奇怪了)。

kohtao02

这次一起出行还有一个新人,就是南山大队城管大队大队长Fucktan(其实是华人著名设计师,这里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必定无论是对franktan本生形象肃立还是我个人朋友圈定位都是有必要做出交代的,对,他其实叫frank,花名:fuck,中文名:干先生。)在本次出行前就早早加入了坦桑尼亚二级头成立的国际潜水俱乐部,并自封—》探洞祖师爷。这次出行的主要目的是考取OW,说起来略显害臊,祖师爷探了一辈子洞居然一直是无牌经营,空有一身本领不能得到应有的证明。好吧,这次领证也算是名至如归入囊中取物般轻松。

kohtao08

这次时间有点长,从出发到最后回来一共是17天,是我耗时最长的一次旅行,尽管如此,完全没有特别的感觉,可能是每天行程安排太单一,回国后和朋友说起,觉得比上班都累,每早6:30起床,因为我们住的地方和潜店还蛮远,大概10来公里,每天光着膀子骑着摩托扛着装备翻山越岭到潜店,路上在7-11买早餐。然后集合去码头上船出海。每天如此。平均每天保持3潜,有时候4潜,最多一次5潜。其实也倒不是很累,但似乎身上就没干过。尽管如此,我还是没觉得无聊,每次下水前还是要小亢奋一把,每次做安全停留时都要小遗憾一把。

kohtao03

这次出行抽各种时间缝隙看完一本书(这样好像显得这次旅行特别无聊~-。-!),准确的说是一本游记,写的是一个成都女娃娃,她是汶川灾区自愿者,2009年去汶川回访帐篷学校孩子的回程路上,因桥断路塌,绕道走远,信马由缰,路上还买了辆摩托车一路进墨脱、到西藏。原本三天的汶川回访计划,变成一场长达71天,一万六千公里的即兴旅行,回程只用了83元到成都。。我承认当初是看了书的封面对那张照片感兴趣才翻的书,因为我对西藏本身已有很固化的印象,他就是那么漂亮,纯净的蓝天,长长不见尾的公路,能见度很高的雪山绿水。。。而我对藏文化也没太大吸引,直到今天我也没有太大欲望去试试他们的酥油茶,挤挤他们的土窑帐篷。但无论如何读完这本书还是有或多或少的触动。

———————————————————————————————————————————————————————————————————————————

生活究竟应该怎样?我到底想干嘛?
其实我相信在我们小些时候,无论智商高低,无论家境好坏,都有想过这类问题,那个时候的我们是纯粹的,我们的想法可能不是为了实现,不是为了冠冕堂皇,可能就是真真的去想那个事件本生,我们经常和伙伴们嘻嘻哈哈的谈论自己的理想,那种场景总是眉飞色舞畅快淋漓,就如同午后风中摇曳的花瓣,无论他落点在哪,他优美的身线和运动的轨迹本身就是一道风景。后来,随着我们年岁增长,社会阅历增长,各种各样的框架随之建立,我们开始不敢随意谈论,我们用自以为是(其实更多是旁人建立)的“是非观念”权衡我们的欲望,控制我们的行为,我们早已失去自我,成了N多人的复制品,只是有的成了正品,有的成了高仿,当然还有不少赝品。并且还会被一个可怕的时间线层层封锁。读书时应该怎样?工作后应该怎样?拍拖应该怎样?结婚后。。。生子后。。。连死后骨灰处理方式都有固有的模版可依,不敢乱来。

停下来好么?
你一路向前跑,跑了一圈又一圈,你真的确定前面是终点么?你真的确定你为了终点而跑么?你麻木的四肢忘却了乏力的痛苦,你惯性的向前度步,每一步都洒着酣畅的汗水,那滚烫的液体似乎要灼伤你的每寸皮肤,好吧,你嬉皮笑脸的故作轻松,每时每刻都在试图让看台的观众为你拍手叫好。。
停下来好么?
你停下脚步环顾四周,你的掌声在哪?观众在哪?看台在哪?赛道在哪?终点在哪?
你自己在哪?

———————————————————————————————————————————————————————————————————————————

011所以,归根结底我们是活在了硕大的模版中,无论行为模式,人物性格,甚至连兴趣爱好都那么有据可依。偶尔遇到一些模版外的事件人物,会很稀奇。

其实在看到这本书前,坦白说我对藏人没有好感,我从小在成都长大,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城市里偶尔能见到藏人,在我映像中,藏人总是脏脏(和他们肤色太黑也有很大关系,不过我也很黑,但看起来干干净净,那个谁~:)对吧?),而且都很壮,看到他们成群走来,总是没安全感,而且在成都的藏民确实也干过很多偷鸡摸狗欺男霸女的事儿(后来长大后知道其实有很多是新疆人所为),我就自定义把藏人联系成土匪了。
但看了砚台的书对藏人有另外一种感官,我会真真切切的认为他们才是懂生活的,或者说他们面对生活更加纯粹,无论是他们的朝圣,锅庄,信义等等,他们总是把自己的想法用最直接的方式表露出来,他们的举动不是为了满足外界的传承,而是自己心声的原始释放,他们让人觉得是自由的,思想是无界的,而想想我们自己,经常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违背真心的事,犹如禁锢在世俗的牢笼。

我一直固执的认为,每个人最原始的态度都不会是这样,就像“安全感”,“信任感”这些最基础的情绪在最初一定是开放的,只是后来由于环境的影响,旁人的参考,最终也成了自己的惯有形态。我曾经看过一个国外的视频短片,当时是因为他有独特的拍摄方式,我分享给很多朋友,但事实上这则短片真正打动我的是他故事本生。短片是个公益广告,拍摄手法很有趣,整个片子一镜到尾,分别拍摄很多陌生人互相帮助,有摔倒帮忙扶起,有东西遗失帮忙找回,有下雨帮忙撑伞等等,镜头最后是一个受到过他人帮助的人又帮助了第一个帮助别人的好心人,道理很浅显,大家把爱传递下去,最后爱会回到自己身边。

我个人其实满认同这种观点,至少这个逻辑是对的,因为我们现在的社会就是活生生的反例,由于现在资讯的发达,我们再也不只能通过一个窗口了解被包装过的社会,我们看到了很多悲观消极的事件和态度,开始越来越畏首畏脚,一些本该做的事儿不知道做,知道做的又不敢做,前几天我遇到一个事儿:早上从家里地库出来被一中年妇女拦下,她说脚受伤了,这里拦不到的士,能否将她带上大路?我让她上车,突然脑袋一闪,该不会遇到“钓鱼执法(之前上海在《打击非法营运》期间发生的“钓鱼执法”事件,执法人员为了完成任务,故意在路上拦私家车,装病装急事求搭车,当到目的地后,伏击的执法人员一拥而上,把好心人定义成黑车司机,并扣人扣车。)”的吧?这大清早的执法人员这么勤奋?到了路口我前后观察没可疑人员,在的士旁将其放下。之后一路回想,究竟是怎样的社会沉淀让我有了这般敏锐的可悲闪念?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我的一个朋友,他为人忠厚老实,作为朋友来说是很值得一交的,但他朋友并不多,他是一个生产厂的厂长,厂里高管都是自己家人,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工人,有一次我们一起吃饭,不知道话题怎么转到他那里去了,我问他:“你厂里那么多人,怎么从来没听到你和谁关系不错过?干嘛固步自封的不和别人接触?”
厂长很喜欢吃,每次吃东西光看着他吃就觉得香,这种表象和实际口感是完全无关的。我看着厂长,厂长一边撕咬碗中的肉,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那些人,根本不要想和他们做朋友,你花再多真心对他,隔壁厂多给他200块钱一个月,他马上走。。”我有点吃惊,因为我觉得这个价格能把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情谊买断,实在有不可思议的难度,正准备继续发问,厂长吐出几根骨头,皱着眉头喝了两口可乐,斩钉截铁的说:“100就走。。。”

所以,很多事情真的是无法理喻的,抛开每个人的各人性格和潜意识行为,单出生后不同的环境就能造就各种思想的人,就像藏人无法理解汉人的虚伪和圆滑,我们也无法理解他们的直来直去后顾无忧。而各自站在这个界限两端的人,真的谁对谁错?
生活究竟应该怎样?我到底想干嘛?

不知不觉扯多了,略偏题。。。这本书很白话,并且夹杂很多成都腔调,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偶尔也有些句子很美,摘一下:

  • 记忆像是倒在掌心的水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然而当你以为忘记的时候,它又会在某个路上,某个时间倏尔归来。
  • “坚强的时候,也会难过……坚强的难过,裹着厚厚的壳,在心底最深处,很深的深处,以至于我无法感觉到,更多的时候会忘记。但是它在。”
  • 遇见,别离。转身,一辈子。那么远,那么近。远的是时光,近在心底。
  • 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只是再也回不去。如果同一个人的相处已经激起性格中最恶劣的一面,不要试图再去挽回或者改变。要像脱离火灾现场一样迅速离开。漫漫人生路,总会错几步,但总不能一错再错。
  • 妥协成了生活的常态。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呢?房子和车子吗?不!我确定那不意味着快乐。我们常常想要的太多,需要的其实很少。二十多年来被生活这玩意搞得心力交瘁,大小脑瘫痪,脊髓抽筋。还吃力不讨好,活的相当哀怨。大概所谓的“主流生活”都得付出这类代价吧。
  • 人,很奇怪,和心爱的人吵架,和陌生人谈心。
  • 一个人如果遵照他的内心去活着,他要么成为一个疯子,要么成为一个传奇。
  • 梦里出现的人,醒来时就该去见他,生活就是那么简单。

话说鲸鲨:
还记得三年前在phiphi潜水( 点击跳转>> ),认识了两位中文教练along和axing,我们完成了两天的潜水后大家成了朋友,晚上一起喝酒聊天,我很清楚的记得axing对我说,虽然他是潜店教练,但他每年都会自费到各种地方潜水,他很喜欢潜水这件事本生。我问他最难忘的一次是怎样,他给我形容了一个场景:说有一次在苏梅潜水,下水后很平静,当天能见度不高,可能是雨后,当时深度在10米左右,阳光透过海面照射下来,慵慵懒懒的向前慢慢游着。突然,原本的光线暗了,一个很大的阴影慢慢覆盖自己身体所在区域,是船?但没发动机声音,本能的抬头仰望,发现是一条将近18米的鲸鲨在头顶,阳光随之消逝,光线透过鲸鲨的轮廓投射下来形成一个庞大的剪影。。。我听的入迷,along继续口若悬河的给我讲述细节,在昏暗的灯光下,他双眼放着光芒,讲到激动处喝一口酒都几乎要呛住。。。之后我就立誓一定要找机会去看一次鲸鲨,我也想体验满世界顿时黑下来,举头静静的观摩头顶的庞然大物,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即将出逃的心跳声的感觉。

kohtao04

好吧,没想到三年后终于如愿,其实去年我们已经来过这里了,当时的目标也是看鲸鲨,无奈遭灾,整个计划破灭,喝了8天酒,详见: 点击跳转>>  无论如何今年再度重返,诚意上是拿足了的,而且Similan沦陷后,我们将所有时间全投在了Koh tao,这就已不仅仅是诚意纬度上的范畴了。

那天,我们一行四人,Fucktan头两天刚拿到OW的临时牌,做我的潜伴,马哥马夫人一组,在出海去潜点的路上,就听到船夫说前面的船发现有鲸鲨出没,当时我们十分兴奋,因为那个时候已经在岛上潜了很多天水了,坦白说整体感觉不如mabul和sipadan,但唯一支撑我们信念的就是这里时常有鲸鲨出没。虽然上岛后问了很多在这里从业多年的教练他们见过没,得到的答案并不乐观,有见过的也是几次而已,按照这个几率,我们确实是满灰心的。所以当我们得知这个消息实在是激动,速度buddy check就入水了,下水后我时不时的环顾四周,这片海域这么大,离刚才船夫听到鲸鲨出没的消息已经过去半个钟了,而且我们下水的时候发现有4~5艘其他潜店的船已经停在那里,按照每船20个潜水员下水,这里已经有将近100名潜水员了,鲸鲨会不会受惊而逃。

kohtao05

我们跟着潜导慢慢绕着珊瑚游,游了大概10分钟,突然看到前面的潜水员各个站立状态,并且手往天上指,顿时间我知道这下厉害了。抬头一看,立即锁定一条巨大黑影,缓缓的在我头顶盘旋,我几乎要吼出来,立即扯fucktan的手,早忘了鲸鲨的标准手势,就一个劲的往上指。这条鲸鲨不大,由于水下看物体受光线折射关系有放大作用,目测大概5~6米,所以现实应该是4~5米样子,他缓缓的在5米高度往深处坠落,身上有大概2~30条跟班儿,一直吸在他身上,威武的不行,我实在按耐不住骚动的心情,离队追了过去,鲸鲨肢体游动幅度不大,但每次打水十分有力,教练之前说如果遇到鲸鲨千万不要太靠近他的尾部,虽然鲸鲨不伤人,但如果潜水员不慎被鲸鲨尾部拍到,轻者骨折重则就永远不需要换气瓶了。我游到了他的身后,和他保持2米的距离,一直跟拍,能很清晰的观察到他身上的优美纹理,他每次摆尾是那么从容,像一艘巨型航母不慌不忙的按自己轨迹走,不知不觉已经离队很远,我知道自己这样离队上去肯定挨骂,但实在顾不到这么多,积累了三年的心愿终于得以实现,你让我如何心平气和。我看了自己的氧气还有150pa,深度15米,电脑上显示在这个深度我还能呆30分钟,好吧,既然如此,我头也不回的追了过去,一路跟着他游,路上遇到一群不算大的海狼风暴,人家好不容易形成了半个圈,他一去直接把那些海狼碾的魂飞魄散四处逃窜,我越跟越近并仔细观察他身上的每个细节。

最深的时候到了32米,当时我已经游到他前面,看他微微张开大嘴,正给他拍照,他突然转身,朝我身体方向游来,我停在原地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他离我身体触手可及,我甚至能感受到他从我身边擦过后的水流。。。在此期间我不断观察我的氧气表和潜水电脑,在确保我有足够安全停留时间后放弃了追逐,我缓缓的游向安全停留的区域(我们入水和返回是同个地方,所以很容易导航),慢慢上升到5米区域做安全停留,期间环顾四周也没看到同伴,心想这次上去肯定死定了,不知道要怎么骂我。

kohtao07

我一边翻照片一边做停留,大概还剩2分钟,我们的潜导找到了我,我看她面目狰狞,对着我一顿指手画脚,在水下我也没搞明白她手势的意思,总之我肯定是错了,这个我自己知道,我一面双手合十鞠躬赔不是,一面指我的潜水电脑,意思是我们先做安全停留,不要闹,不要在那手舞足蹈的表演哑剧了,上岸了恢复语言能力您还不见得说的过我。好嘛,我们老老实实做完停留,一起浮上水面,我一看我的氧气表只有20pa的气了,这十分危险,理论上做完停留浮上水面要保证50pa的气,因为还要给BCD充气,还要游到船边,20pa基本见底,压力已经不足。总之我一等潜导浮出水面,还没等她说话,就绵绵不断的对她进行一系列的狂轰滥炸,主要策略是围绕着各种认错道歉的攻势展开,必定认错不该死,杀人不过头点地,她有再多想骂我的话,我都一一在她开口前先认错了,果然,她确实也说不出什么了,虽然之后上船又想肆机唠叨几句,都被我先发制人一一化解了,最后回了潜店,潜导严厉的对我说:下不为例,不然我不带你了。 我乖乖的点头,她又说:把拍到的照片拷给我…

—顺便科普如下—
Quotes From 注:鲸鲨鲸鲨(Whale shark)是鲸鲨科巨大而无害的鲨鱼,学名为Rhincodon typus,广布全世界,主要在热带海洋。体灰色或褐色,下侧淡色,具明显黄或白色小斑点及窄横线纹。尽管体型大,但牙细小,以浮游生物及小鱼为食。一般在水面缓慢游动,偶尔可被船只碰撞。鲸鲨不是鲸,是第二大的鲨(最大的是巨齿鲨——已灭绝),他用鳃呼吸,是鱼类中最大者,通常体长在10米左右,最大个体体长达20米,体重10-15吨,为鱼类之冠。身体延长粗大,每侧各具二显著皮嵴。眼小,无瞬膜。口巨大上下领具唇褶。齿细小而多,圆锥形。喷水孔小,位于眼后。鳃孔5个,宽大。鳃耙角质,分成许多小枝、结成过滤港状。背鳍2个,第二背鳍与臂鳍相对。胸鳍宽大。尾鳍分叉。体灰褐或青褐色,具有许多黄色斑点和垂直横纹。

话说海狼风暴:
其实我比较好满足,任何鱼只要形成风暴我都喜欢,品种不重要,只要形成足够大的规模我就兴奋,记得后来看到超多的小鱼苗在那瞎乎卷,我都待原地看了半天,最后才想起这破鱼苗不就是花鸟市场卖的那种饲料鱼么…

好吧,还是说说海狼风暴吧,海狼准确的说长的不难看,单条大概半米多一米,全身银色,嘴角很尖,主要是整体感觉很像带鱼,所以始终觉得有点廉价。必定超市里有卖的…记得第一次看到海狼风暴是在某天的早上,穿过一个珊瑚就看到成群结队的海狼在成圈旋转,我总是缓缓靠近中心区,让他们在我眼跟前转悠,海狼不像jackfish,他们各个尖牙利齿,成队出行很有威慑力,海狼少了这点感觉,不过依然没有降低形成大风暴时候的壮观,我很迷这种感觉。

kohtao06

—顺便科普如下—
Quotes From 注:海狼即魣鱼,为鲈形目(Perciformes)金梭鱼科(Sphyraenidae)约30种掠食鱼类的通称。体长而强健,游动快速;鳞小,两背鳍分隔远,下颌突出,口大且具许多大的尖牙。体型视种类不同而大小不一,其中大魣(Sphyraena picuda) 大魣(Sphyraena picuda)体长可达1.8米。性凶猛,主要猎食较小鱼类。可作休闲游钓鱼类,肉供食用。但生活在部分海域的某些个体会含有珊瑚礁鱼毒素,需注意,不要误食。由于其口裂大,拥有长如狼牙一样突出的尖牙,又称为海狼鱼。目前世上已知梭子鱼约有30种,主要分布于热带及亚热带海域,较常出现于珊瑚礁和礁石附近,吸引不少潜友的兴趣。但会以锐齿伤人,潜水时应多加注意。

 

由人类眼光看来,鱼类似乎能以极高的速度游泳。但我们的判断是无意识的,人的经验认为水是有高度阻力的媒介。大多数鱼,例如鳟鱼和鲦鱼,最快每秒钟能游其身体长的10倍那样远,用人类的标准来衡量,显然这速度是惊人的。但是当这速度用每小时若干公里来推算的话则说明一个30厘米长的鳟鱼每小时只能游10.4公里。鱼体愈大,游速愈快。一个60厘米长的鲑鱼短小时能疾游25.5公里。一个1.2米长的梭子鱼——一种游得最快的鱼,每小时能游43公里。在被追逐的紧张情况下,鱼类以这样的速度只能游片刻时间,而巡游的速度则更慢。

View Mode: Normal | Article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