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Redspy QQ:50031 Birthday:March . 7 Location:ShenZhen , China Other Space:pocophotoshoppicasawebflickr .

Scan The QR Code Above to Add Me on WeChat .

View Mode: Normal | Article List

Japan-001

009这次去日本其实是专程去看东京游戏展的(Tokyo game show),为期7天左右,自由行,旅行社只是负责帮我们订酒店和办签证。之前把日本想的太小,都说了弹丸之国嘛,扬言除了东京之外,北海道,京都,富士山都给跑一次,除此之外如果恰好有时间和体力,把大阪,神户也顺便跑掉。可谓想的是天花乱坠的,大家都兴致勃勃的点头表示认可。后来临近出发时期,开始做路书,经过各方面渠道得知,我们之前的想法太天方夜谭了。别的不说,跑这么多地方至少要15-20天,而且是紧凑游,关键的关键,这几条线跑下来光路费就至少要20000人民币,还不包括吃住。我们顿时洞察到比时间和体力更薄弱的环节,于是开始老老实实的研究东京。

东京其实不是很大,但很紧凑,这个城市和我们国内的城市有一点不一样,我们每个城市都很清晰的分的出闹市区,住宿区,办公区,有疏有密,哪怕香港这么发达的城市,除了尖沙咀,铜锣湾,旺角等几个闹市区,其他地方也是相对清静的,比如青衣。而日本可能实在土地太小的关系,感觉到处都是市中心,刚走出一个闹市区紧接着又进入下一个闹市区。还记得那天我们的目标是"涉谷,表参道,和原宿"。我们坐地铁到了涉谷,一路瞎逛,不知道走了多久,准备翻出地图来看下一站怎样开展。结果才发现我们已经从涉谷途经了表参道并到了原宿。而在地铁上这是三个单独的站。

Japan-002

说到地铁,不得不专门开段提一下。我在深圳很少坐地铁,但每次在香港,就会发现深圳的地铁太清纯了,如果非要加上一个比喻,那就是十七八岁的姑娘,偷偷和小男朋友幽会,小男朋友趁过街抓了女孩儿的手,女孩满脸通红,傻笑了两天的那种。是的,就有这么清纯。线路实在有限,很多地方到不了。最基本的我家到公司就没线,之前中介给我说我家楼下明年会开地铁线,结果两年过去了,洞还没开挖呢,反而是把本来好好的北环挖的遍体鳞伤,一上班就堵的一塌糊涂,好吧,扯远了,回来。香港的地铁已经够错综复杂了。每次看到地铁线路是需要定眼一看才能明了的,所以她至少是青春成熟少女,绝对是懂得起的那种。但到了东京,见识了他们的地铁,才恍然地铁可以设计得这么复杂,地铁线路图基本是按照迷宫的格式绘制的,头两天完全是迷糊的,光是研究线路图就会花上很多时间,已经不是定眼一看才能看懂的级别了,反而是定眼一看便能很快昏死过去。同样的一站,它可以向下延伸至少六层,可以说,坐地铁就能到达东京任何地方了,以至于我们对整个东京得抗震性是表示担忧的。你踩在任何一条街地下都有六层地铁穿梭而过,对于这样一个地震大国,是多么刺激的特性。以前听闻过纽约的下水道设计及东京的地铁线路设计是多么多么繁琐复杂。这终于算见识到了,所以借用刚才的比喻东京地铁绝对是当红AV女优,而且极其放荡,您找她握手,手还没伸出去对方衣服已经脱的精光。

087好嘛,来说说AV女优相关的,我们国人对于日本的映像抛开政治上的仇恨,更多就是色情行业发达,简单的说就是色情相关的产业明面化,女人做鸡合法化,男人叫鸡合理化。实际上的情况正是如此。我们住新宿,挨着歌舞伎叮很近,那条街是日本黑社会最早的发源地,说到这里要提一下,在日本社团同样是合法化的,他们和政党各有不一样的分工来共同维持社会持续(听起来很扯)。这条街有很多色情场所,从观赏类到实干类的都有,比较有特色的是,在这些灯红酒绿的店周围随处可见拉皮条的中国人,当天恰好是9月18日,皮条客听到我们一群人有说中文,就屁颠屁颠的过来拉生意,看我们没搭理他,嬉皮笑脸的说:"光到处看起什么劲,918了还不来搞他们姑娘报仇。。。"听到这些实在是笑不出来,当然,站在产品营销立场,结合时下元素创造合理噱头,瓦解用户心防,意识是成功的,但用国殇做为他为妓女创收自己吃中间差价的名头,实在感觉满可悲。 而像色情漫画杂志DVD这些都是在正规书店合法销售的,有专门的成人区,去这些区域选购的当地人总是络绎不绝,其实当这些所有一切都明面化,反而觉得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了。说白了也就是一堆肉体包裹着各式各样的器官,大多数我们自己都有,而也就是对那部分几个我们没有的器官感兴趣而已,人之常情。连毛主席这么圣洁的伟人都有儿女,说明他老人家也是有血有肉的凡人,当真话"我们只是为革命创造下一代,并非寻欢作乐"唷。。而我们伟大的国家严谨的教育机制,保守的道德标准,这块不雅,那块有伤风化,连最基础的卫生保健课都让男生出去自己上体育课。也没见培养出多么素质高雅的民族,一不注意分赃不均暴露后的某某官员或教授,一调查前科,不是有两位数的情妇,就是某某洗浴中心常客。只能说我们严谨的教育机制,保守的道德标准让他们具备了卓越的隐蔽能力,其实童年的那些好奇,心中的那些杂念没得到正确的引导,通通转入地下罢了,原本的杂念也升级成邪念。所以如果哪位父母发现自己小孩儿私藏动作片,先不要打人家,您去买50部扔给他,让他天天看,保证不到两周,他会对你说:爸,我们还是玩儿会儿魔兽吧。。。


同样的,抛开政治原因不谈,坦白的说我对日本是有一定好感的,当然了,这个好感并非指的色情行业,我对日本的建筑和街道规划是很感兴趣的。在我记忆中,小时候看过一些漫画或日剧,画面里整齐干净的街道,虽然窄小,但不难看出是用心规划过,连地上的行车线也总是规规整整。他们的房屋设计,特别是稍微有点年代的那种,也许不会有太多豪华得装束,但一丝不苟的细节处理,让本来简单的一些东西都变成很有看点,那洁白的小栅栏抵挡不了茂盛的绿色植物,和那星星点点的花朵。。。这些类似的画面侵袭着我对日本的映像,所以,无论如何对这次东京行还是充满期待的。

Japan-003

关于吃:
我对日本菜没有特别感觉,一直处于中立立场,顶多也就是喜欢吃三文鱼而已,不过这次留下更深映像的是日本拉面,我本来就喜欢吃面,一吃到这么好吃的拉面是异常感动,以至于有一天下午,专门为了一家出名的拉面店—“四天王”,独自一人坐地铁去池袋,拿着地图问了N个人,折腾很久,终于找到饱了口服,现在想起来还是挺疯的。

关于住:
我们住在Shinjuku Washington Hotel (新宿华盛顿酒店),外表冠冕堂皇,内部小的可怜,我和阿年两个行李箱如果同是在房间内打开,那就没有走路的空间了,实在对不起这高昂的租金,不过虽然空间小,但内部设施应有尽有,也还算过得去。以至于生活了几天回到家中,觉得家里真大,床真大。

关于行:
上面有说到,东京的地铁是特别发达的,去任何地方基本都可以到,而他分很多条线,而我们一般都会选择JR线,它基本贯穿东京所有景点,而他也是国营线,价格相对便宜一点。差不多是150日元起,大概13块多人民币。而出租车就很贵了,710日元起,每300米跳80日元,也就是说,从南山飞亚达到华强北这段10公里左右的路程许要3000多日元,也就是人民币300块样子。

总的来说,在日本这些天感觉挺好,有干净的街道,精致的细节设计,人性化的市政建设,抛开政治原因,整个日本国民素质是很高的,他们在公共场合都会像自己家中一样爱惜,东京街道是很少垃圾桶的,但地上没有垃圾,每人都会把垃圾丢进自己准备好的口袋,在店里吃完食物会自觉把餐盘收拾到厨房,在subway吃完东西更是把餐盘里的塑料,冰块,纸盒分类丢进垃圾箱才离开;日本人是十分友好的,从白领到学生,从主妇到店员总是热情洋溢的,我们经常迷路,或者有任何其他问题,他们得知我们有困难,都会彬彬有礼的为我们提供帮助,甚至直接带我们前去。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们吸纳了很多关于日本的映像,其实不见得是全部,我们以点盖面的去诠释这个国家和民族,也许并不是最准确的,只有真的去接触了这个国家和人民,才发现有很多东西是我们自己欠缺的,是应该学习和改善的。

View Mode: Normal | Article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