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Redspy QQ:50031 Birthday:March . 7 Location:ShenZhen , China Other Space:pocophotoshoppicasawebflickr .

Scan The QR Code Above to Add Me on WeChat .

View Mode: Normal | Article List

000
太阳借着乌云的缝隙闪着金光,光线一条一条的刺出来,但始终含羞半露,最后使了很大的劲跳出来,露出全身,明灿灿的让人无法直视。

阿墫和阿花
书上说,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她。fang-002
另外一本书说,醒着时见面的人,梦里就该去梦见她。
似乎都是美好的。
然而,现实的往往是梦里还能微笑,醒来已视而不见。

阿墫和阿花住在大多数火车都不停靠的小镇上,小镇很小,真的很小,小到很多东西只有一个,一个学校,一个医院,一个警察局,一个书店,书店里也只有一个工作人员,他就是阿墫。
书店历史悠久,是一座两层楼的建筑,楼上住人楼下营业,早已没人记得书店的由来,阿墫只知道自己的爸爸,爷爷曾经营这间书店,期间经历过很多起起伏伏,有特殊年月被封过砸过,也有特殊年月被扩建和宣传过,必定国家和人其实一样,大多时候就是跟着情绪在做事,欢喜时大家相安无事,恼怒时随时你死我活,只是国家会用很多看似严谨科学的依据支撑自己的情绪,让大家在感受国家情绪时不要太有自己的情绪。 

总之,阿墫成年后,接替家人经营这间不大的书店,阿墫似乎从来没有大家所谓的大志向,同龄的大多早已离乡背井,去了那些是个列车就必停的大城市爱拼才会赢了,阿墫却一直坐在书店进门右边那看起来很旧但连缝隙都被擦洗到闪亮的书桌后面。

005和所有故事一样,阿墫就是在这里相识的阿花,阿花并不是这个镇子上的原住民,她和她家人在某个时期搬到小镇。 
书店平时人不多,熙熙攘攘,客人推门进来,认识阿尊的,点头打个招呼,不认识的,进来找到自己的书付款走人,日子就这样重复的过着。
记得那是一个下雨的下午,阿花推开书店的玻璃门,装作进来看书的样子,书店不大,真的不大,算上扩建的一个拐角,总共不到100平米,但即使在最里的角落也能被坐在门口的阿墫用挂在墙上的凸面镜看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过了很久,阿墫搬来椅子放在阿花旁说:“要不,坐一会儿吧,应该没那么快停。”
阿花面红耳赤,嘴硬到:“没关系,我正在找书呢。”
阿墫没答话,微笑的回到自己书桌后,继续看着他捧在手里永远看不完的书。
阿墫没去过很多的地方,阿墫了解这个世界和同类的方式全在这里,阿墫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的精神和身体寄托在这里,这里就是全世界,阿墫的全世界。
每天清晨,随着第一缕阳光,阿墫从阁楼的楼梯下楼,楼梯两边总堆有零零散散的正在看或正要看的书,楼梯的尽头就是书桌,从书桌右边绕到玻璃大门前,打开天地锁,把6扇玻璃门后面的其中5扇百叶调到进光的状态,最后把挂在其中一扇大门的close翻转成open,转过身,除了书桌那块区域笼罩柔和的光线,其他区域已被阳光布满,这时,阿墫的全世界就亮了起来,回到书桌前,坐下的那一刹是一刹,也是一辈子。 

004“为什么不在这里摆一张桌子加3~4把椅子,或许再有点喝的甚至点心,这样客人一定会更喜欢。”
阿花指着进门左边的空地说到。
“你喜欢这样?”
“为什么不。”
“那样的话进门后会感觉很拥挤吧?”
“但没什么不好的。”
阿墫看着那个空地,在入口的左边,之前那里也是堆满了书,因为那块地方阳光总是很足,放那里的书很容易晒到发黄,清理后也一直没放其他东西,就一直空着,任阳光透过百叶打进来,在地面上划出一道一道的明暗光影。
“我要走了,谢谢你的椅子。”
阿花一边说话一边把椅子叠好放在书桌旁。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辆黑色轿车,阿花推开门,用包举过头顶快速跑向轿车,快到车门前时,副驾的门被里面的人打开了,阿花很快钻了进去,车慢慢开进车流,和所有车混迹而行,已然分不开来。

雨一下就是许多年,而且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

快过年了,fang-001在这个小镇,似乎只有过年的时候会热闹一小阵子,平时总是冷冷清清,现在,街上提着行李和年货的越来越多,那些穿着光鲜,但大包小包气喘吁吁赶路的大多是一些在大城市混了些时候,但确实没混的怎样,回家后还要表现出很有优越感的青年,他们小心的把最能代表自己所向往身份的衣着穿戴整齐,买着很多用大字印着某某城市特产的礼物,满怀喜悦的往家里赶。

阿尊一直不明白,从小,有可口的饭菜,温暖的衣裤再加上亲人的陪伴就能很开心的事,为什么长大后需要大费周章的背井离乡,然后费九牛二虎之力回到原点,吃着同样的食物,陪着同样的人,多了一些无谓的谈资,互相了解着对方目前的状况,再用一些陈年老事的回忆拉近彼此的距离。 

生活原本很简单,只要吃饱穿暖自己开心,家人开心就是极好的,但往往随着年纪增长,人脉扩张,开心的成本越来越高,我们总是去介意很多无谓的人,无谓的事,以为是在追求自己的人生,创造生命的价值,其实大多不过是在满足世俗的观点和日益膨胀的欲望而已,然后慢慢的迷失自我,在一条自认为通往荣耀的轨道上越开越快,快到一定地步就开始骗自己已经出类拔萃,拉响了庆贺的汽笛,连经过的小站也再不愿停留,随着视线模糊了起来,甚至经停的大站也越来越少,直到最后无站可停,就连开向何方也不得而知了。

003之后,阿墫没再见过阿花,也不知道她去哪了,必定该见的人怎样也能见到,不必见的人对面走来也会避开。
阿墫还是继续在书店,每天清晨,随着第一缕阳光,从阁楼的楼梯下楼,楼梯两边依然有零零散散的正在看或正要看的书,从书桌右边绕到玻璃大门前,打开天地锁,把6扇玻璃门后的百叶全调到进光的样子,最后把挂在其中一扇大门的close翻转成open,一切如常,唯一不同的是,书店进门左边放了一张圆桌,圆桌后有一个置物架,上面有速溶咖啡和一些独立包装的曲奇,其实不会占太多的地方,阳光依然透过百叶打进来,在地面和桌椅上划出一道一道的明暗光影。


大家都如同钟表的指针,不计昼夜的滴滴答答,始终往本应的轨迹转动,无论喜悲,无关任何。

即使有那么一天,钟表不再转动,滴答顺应消逝,时间会永远停在它停下来的那一刹。但日夜依然交替。

006小镇很小,真的很小,小到很多东西只能有一个,一个学校,一个医院,一个警察局,一个书店,书店进门左边有一个圆桌,就一把椅子,圆桌对面有一个书桌,书桌后面是阿墫,他有一个故事,一辈子的故事。
也许一切都变了,也许一切从未改变。


小时候放学后,走路回家,遇到不错的天气,天空会被夕阳印的红通红通,走着走着还在楼宇的缝隙看到接近地平线的太阳,虽然很刺眼,但也倍感温暖,那时很迷恋被阳光包裹的感觉,于是总是往光的方向跑,穿过街道,绕过高楼,任书包里的书在跑动中不断的拍打自己的背,一口气跑到视野开阔的地方,看着光线慢慢转淡,虽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但心里十分的满足。


有的人到底还是离开了,但他会一直在身边。

  • seki 2017-12-13 16:27
  • 快一年没更新了,亲。憋大招吗?

    • Redspy 2017-12-24 22:39
    • 这Blog还真的有人看呀?!您到底得有多闲~~ 谢谢:)

  • SaiMin 2017-07-20 07:15
  • 书上说,梦里出现的人,醒来就该去见她。
    另外一本书说,醒着时见面的人,梦里就该去梦见她。
    似乎都是美好的。
    然而,现实的往往是梦里还能微笑,醒来已视而不见。
    这段我盗了,谢谢

  • 肥帅 2017-05-17 17:29
  • 想叼你一下这么久才更新一次^_^

  • 鱼大爷 2017-03-09 16:14
  • 吆,这位爷更新了?照您这速度百岁之前还能更新不少呢。
    对了,您年芳几何来着?

  • 夜猫子听雪声 2017-03-03 14:55
  • 终于更新了,还以为就每年交下域名服务费呢~
    写的有点小说的意思。

  • 过路客 2017-02-22 00:53
  • 真好,写得真有味道~

  • 刘云天 2017-02-21 13:35
  • 真霸气,真好看,还在坚持更新博客的人不多了。

  • kokoro 2017-02-21 09:43
  • 终于是更新了!第一张实在是美翻!像极了电影里的画面……

  • o-f 2017-02-16 20:35
  • 博主,一年一篇博,是不是有点太少了…
    讲真,这篇确实有点略简约了,中心思想不怎突出嘛,可能是我没感受到(不过有总比没有好^^);新西兰那篇很震憾磅礴,让我感受到了自己的星球的不同的一面。
    祝博主发财!

Post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View Mode: Normal | Article List